转发

王飞凌:生命与和平,也谈乌克兰与加沙战事

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上,和平历来都是东方和西方人民共有的价值观,是人类政治不言而喻的一大基本目标。孔子与几乎同时的罗马贤哲都主张过“和为贵”。但和平并非无价;实现和维护这一理想价值的不同成本和方式,对于人类文明的整体健康和繁荣兴旺至关重要。人们须要秩序与和平,也同样须要正义与竞争。正如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·路德·金那句名言:“没有和平就没有正义,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”。查看全文

转发

王飞凌:再谈中美竞争基本属性

中美竞争既非古希腊城邦之间惧失名利的争斗,远不止主权国家之间常有的矛盾摩擦,更非美欧/美日之间的贸易战。如果硬要套用历史类比的话,它恐怕更接近当年的希腊诸邦与波斯之争、中华世界里的秦与六国以及宋元之争,以及不久前的美苏冷战甚至二次世界大战。查看全文

转发

王飞凌:中美竞争是零和博弈吗?

既然本无根本性的利害冲突,这场战云涌动的竞争或斗争到底是在争些什么呢?在笔者看来,中美竞争确有接近零和的属性,也有很多非零和之处,甚至完全可以成为互利互惠、造福世界的正和博弈。北京大学教授王缉思曾精炼总结道:只要美国不公开破坏中国的内部政治秩序,中国也不会故意削弱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。中国连续三代首席外交官戴秉国、杨洁篪和王毅都一再宣示过对美的这条红线。中国内部的政治制度与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之间,为何有关联?两者可否以及如何共存?这些问题的答案,其实就蕴含着中美博弈之管理与转型,从接近零和变为正和的秘密。笔者会在后续文章中一一分析,有兴趣的读者也不妨翻翻笔者今年刚出齐的《中国三部曲》。查看全文

转发

王飞凌:美国、世界帝国与世界秩序

美国会不会永远不当世界帝国?答案比较清楚,但过去不完全代表未来,美国的特殊性只是特定人类观念与行为的结果,并不是物理学定理自然地一成不变。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可能会被他国取代;美国也可能会蜕变,引领、驱使人类走向世界帝国的不归路。于是,最不糟糕的世界秩序,依然需要人们持续而有力的维护。查看全文

转发

王飞凌:什么是正确的海外华人爱国观

百多年来华人移民海外的实践早已证明,所谓“只有帮祖国强大了,海外华人才能好”之类的“爱国常识”,不过是些宣传与迷思,既无逻辑、也不属实。其实,在中华世界里,从白居易、苏轼到胡适、王赓武,一直都有“我生本无乡,心安是归处”和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的明智。查看全文

转发

王飞凌:“古老”的美国大选与“最不坏”的民主政治

这次美国大选照例被政客吹嘘为决定国家命运乃至人类未来的一搏。两党之间各种口水战已是层出不穷:从堕胎权利、身份政治、财政预算到选区划分、选民资格、投票计票。倒是在外交上,对华对俄对中东,两党似乎是难得地大体一致。无论如何,这次大选看来确实是历史上空前的一次:国会里两党势均力敌,不断闹着要让政府断粮关门;民主党参选的现任总统从政半个多世纪,年逾80;共和党内目前领先的参选候选人不接受自己四年前的败选,还同时是几个刑事民事官司里的被告,也已高龄78。说起来,这两位还都与笔者的母校有关:一个是兼任教授,一个是校友。真是四年两较量,同门相煎急。喜欢看政治真人秀的,有眼福了。查看全文